欢迎来到亚洲羽毛球锦标赛官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亚洲诸强

一盒曲奇毁掉丹麦羽球? 苏迪曼杯前景不被看好

发布时间:2015/04/24

作者:

浏览量:1463次

离苏迪曼杯世界羽毛球混合团体锦标赛还剩下不到三个星期,最近世界羽坛发生了一件让旁观者感到匪夷所思的“奇闻”:丹麦羽毛球队因为“曲奇”而开除了5名绝对主力,他们无缘苏杯,也意味着丹麦这支曾经夺得该项杯赛亚军的北欧老牌羽球劲旅变相放弃了今年的争牌机会。相信曲奇是除了安徒生之外,读者们对丹麦这个童话王国留下最深印象的“特产”。广州日报这次除了请来研究小球项目发展多年的柳天扬教授以及旅居丹麦哥本哈根的毛球超级粉丝阿琳,一起来分析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盒曲奇如此神奇地毁掉了一支羽毛球国家队在苏迪曼杯的美好前景?

都是曲奇惹的祸?

杨敏:真没想到丹麦羽毛球队赶在苏迪曼杯临门一脚时会因“曲奇”而开除包括双打名将鲍伊/摩根森在内的5名男双、女双国家队绝对主力。要知道,苏迪曼杯是混合团体赛,男单、女单、男双、女双以及混双各占1分,而丹麦队素来在双打项目上拥有世界一流选手。在这个节骨眼开除他们,可见丹麦人在个人赞助商与总赞助商发生品牌竞争冲突时是十分较真的,连国家队成绩都可以摆在一边。事件缘起鲍伊等5名队员的个人赞助商是丹麦蓝罐曲奇,对此,我印象深刻,因为在2013年的广州世锦赛期间,他与拍档摩根森就曾应邀在广州出席该品牌的推广活动。最近,丹麦国家队与另外一个丹麦曲奇品牌Danisa签约,后者成为全队的总赞助商,问题就这样出现了。鲍伊等人提出,在苏迪曼杯上不能穿着印有Danisa字样的国家队队服参赛。作为补偿,他们答应穿上印有其他赞助商标志的球衣参赛,也可以补偿丹麦羽协5万丹麦克朗(约合人民币4.5万元)。不过,丹麦羽协并没有答应他们的要求,反而开除了5名队员并取消了他们的训练补贴。这要是换了中国队甚至任何一支亚洲羽毛球劲旅,都是难以想象的。

柳天扬:是的,这在中国队是不可能发生的,尤其大赛当前,成绩是国家队最看重的。不过,此事发生在丹麦就完全能理解了——保护赞助商权益是运动员以及国家队都必须严格执行的,只是丹麦羽协也许在处理方式上有点极端。

杨敏:我曾在丹麦报道丹麦公开赛,这个国家的羽毛球氛围良好,国内常年举行不同级别的羽毛球联赛。运动员平时的训练以及生活来源均由所属俱乐部提供,而国家队只是在世界大赛前才会组织训练,丹麦羽协也会给入选国家队的选手发放补贴。但作为国家队的主力,球员大部分的收入来自赞助商,就像蓝罐曲奇,鲍伊等球员比赛时,胸前广告正是这个我们熟知的曲奇品牌。阿琳在广州长大,现居哥本哈根近20年,丹麦队因两个“曲奇”品牌的利益发生冲突而开除国手,你怎么看?

阿琳:对此,我一点也不惊讶,在丹麦,保护赞助商权益是双方都必须执行的。丹麦对各种权益的维护有严格的法律条文规定。如果此次风波中的任何一方有所退让而损害了他们所代表的赞助商利益,估计需要赔付的金额就远远不止4.5万元了。不过,我移民丹麦后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在国内盛行的丹麦曲奇其实丹麦的超市里并不多见,当地人倾向于自己在家做曲奇,很少买来吃。

纠纷缘于争夺中国市场?

杨敏:阿琳提到的现象很有意思,因为我和同事先后赴丹麦采访的时候,也发现了当地的超市其实并没有像国内那样囤积着大量包装精美的曲奇产品,只在游客集中的旅游热点附近才偶然可见。丹麦羽毛球队突然成为两个曲奇品牌争抢的“香饽饽”,各种的原因不言而喻。是这样吗,柳教授?

柳天扬:是的,我认为这两个品牌的出发点都是通过丹麦羽毛球队正面健康的形象争夺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因为羽毛球在中国的群众基础十分深厚,热爱羽毛球的民众在观看这个项目的比赛时,对作为欧洲劲旅的丹麦队一直比较认可。通过赞助丹麦羽毛球运动员而扩大品牌在中国的知名度,这又是一个体育营销的正面案例,成本低,收效高。

阿琳:羽毛球在丹麦算不上最受欢迎的体育项目,但是民众的参与度还是很高的。我在哥本哈根每周都会参加当地一个华人俱乐部的训练,所以对于丹麦队的一线主力也比较熟悉。我当时还奇怪怎么会有曲奇品牌赞助他们呢,而且胸前广告是用中文写着“丹麦蓝罐曲奇”,现在经过柳教授这么一说,总算明白了,商家果然聪明。

杨敏:类似的赞助商利益发生冲突事件,在国际体坛绝非凤毛麟角。最近,英国《每日邮报》就报道了英超各大豪门联手拒绝了一份总价达到1.35亿英镑,约合13亿人民币的巨额赞助合同。英超的总冠名原本属于巴克莱银行,双方合约在本赛季结束后到期。著名黑啤品牌吉尼斯有意购买三年冠名权,这对于英超联赛是一笔很不错的交易,谁知各大豪门纷纷拒绝,因为不少俱乐部已经拥有了合作已久的啤酒品牌,他们并不希望届时总冠名商与自己的赞助商发生利益冲突。这一方面说明了英超豪门果然是有钱任性,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在健全的市场机制下,赞助商利益对于西方体育来说重要的地位。

林丹“单飞”凸显中外差异?

杨敏:如果重新回到丹麦羽坛此次“曲奇”风波的话题上,就像柳教授之前提到的,因赞助商开除球员的事是绝对不会发生在中国队身上的。由此我想起了林丹“单飞”事件。其实说到底,他也没有实现像李娜那样的“单飞”,只是在根本利益上发生严重冲突的两大羽毛球器材品牌,分别为了林丹作出了让步。作为国家队器材总赞助商的李宁,允许林丹使用其个人赞助品牌尤尼克斯的球拍、球鞋以及球包,而林丹在代表国家队参加任何一项国际赛事时,都必须穿上印有李宁标志并与国家队统一的比赛服。从这个案例来看,这能够体现中国人其实比外国人更讲人情味吗?

阿琳:中国队每年都到丹麦参加公开赛,我们俱乐部的球友几乎每年都会驱车两个小时从哥本哈根赶到比赛所在的城市欧登塞为国羽加油助威。我记得去年就有人在打球闲聊的时候提到,林丹怎么穿起了尤尼克斯的便服了,难道更换赞助商了?后来我关注了国内的羽毛球新闻,才发现原来他在丹麦是第一次公开证实签约新赞助商。在我看来,要是林丹这个案例发生在丹麦队,那说不准得闹出多大的法律风波。不过,在中国能够最终以和为贵地平息风波,可见国家队还是挺讲人情味的。

柳天扬:我不认同这种观点,这不是人情味的问题,是两国体育机制上的差异决定了在争议事件的处理上所采取的不同手段。丹麦运动员完全自由于市场体制之内,他们并非由国家统一培养,所以每人都可以签约不同的赞助商。中国的羽毛球运动员则不一样,他们全部由国家培养,在签约赞助商的问题上没有自主权。国家既要在举国体制下实施奥运战略,又要面对市场化这个不可逆转的潮流趋势。我们可以发现,我国优势项目的市场化比起劣势项目要低得多,这就是与奥运战略有关,一旦把乒乓球、羽毛球、跳水、体操等金牌项目的市场化放开至网球、足球、篮球等的程度,如何确保这些项目在奥运会上依然担当金牌大户的角色呢?因此,林丹事件可谓在奥运战略与市场化并驾齐驱的新时代下一个经典案例,国家在金牌项目走市场化路子的探索阶段,林丹可谓一块试验田。名将是我国奥运战略中最核心的部分,拿金牌主要靠他们了,别说开除了,保护还来不及呢。至于球队总赞助商以及个人赞助商在利益上发生冲突方面,我认为现阶段国内相关的条文并不足够规范,这也是林丹既没有被开除,更能享“齐人之福”的另外一个主要原因。

来源:广州日报


主办单位 武汉体育中心|湖北省体育局|武汉市人民政府|中国羽毛球协会|
关闭